用线条演绎的“书骨诗魂”——范曾作品赏析

更新时间:2014/5/26 15:57:39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51464次

(作者:陈乙慧)

 

中国画的线条通过穿插、重叠、藏露表现画面层次,通过快慢、转折、顿挫表现运动的节奏和韵律,通过疏密表现画面的黑白色阶。画家范曾把线条的走势、节奏、穿插、体积、力量感、动感等,通过用笔的变化体现出来,把平直、均匀、细韧的线条变得曲折顿挫、千姿百态,极富情致。难能可贵的是,国学大师范曾善于挖掘传统文化的深层内涵精髓,创造出具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丰富的线条艺术之美。

“以书为骨,以诗为魂”,是范曾绘画的显著特色。所谓“书骨”,是阐明书法用笔是中国画的艺术根基;而“诗魂”,则旨在标举中国画应该拥有诗一般的无穷意蕴、境界、神思和气象;范曾生长于诗人世家,受诗歌环境之熏陶培育,且有厚实的儒、释、道等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其内心就蕴含着一份涵养深厚的诗魂,这份诗魂又氤氲在他的笔墨深处。

范曾经常怀古人之幽思,借助古代高士以发抒“性灵”或“直抒胸义”,强调线条的韵致,重视诗词歌赋与书法在其绘画中的地位。范曾画的诗意不只是体现在整个画面的意蕴风神中,同时也体现在每一笔的点划流美之中。

我们通过具体作品的赏析,来深入理解范曾的艺术大美---

 

范曾写老子,每多骑青牛而出函谷关,作品中老子素衣布鞋,须眉皓如积雪,而头发披散,不着巾帻,有飘飘欲仙、不与世争的风神。他微微地欠着腰,那双洞察天地古今的慧目,寂然凝虑,悄焉动容。他笔下那霜雪似的毛发,昭示着皑皑千山般明净高远的学识,那止水般的宁静,也象征着老子澄潭千尺、清澈幽深的思维。那神情奕奕、稚态可掬的牵牛童子,黄发垂髫、怡然自得,或是范曾的自我传神写照,他与老子一路同行,要去追寻探求那“天地之大美”!


作品《灵丹》中老者得道高士,闭目悠然,白发飘然,襟带倏然;几粒灵丹炼成,拈一枚在手,其得意神态莫可与外人道。高士之神情似哲人,似村翁,似寿星,大朴无华之趣,跃然纸外,其眉宇间似有深不可测之悲思,鼻唇沟透露出坚毅的精神,人物既稳如山岳,又似全无重量;身形飘渺似在云中,呼之欲出宛若眼前。高士心中旷然无碍,直与天地精神相往还,与道冥一,忘却尘俗市嚣,即灵丹在握了。坐在旁边的那只仙猴,亦悄然动容,与老者情境相和。此般风骨,何等清新俊逸;此等笔墨,何其精妙绝伦!

 

 

这张《古趣图》一老一少,优游自在,少者正从两碗间放出一只青蛙,活灵活现,趣味盎然。其趣味,不是简单的现代生活所可以显现的,所以称“古趣”,其味道甚悠远。图中的线条劲健扑拙、顿挫有力,突破传统描法所囿,推陈出新,以面部刻画之精微与衣裳挥写之淋漓,相得益彰,构成特殊之韵味。作题款有云“古有无怀氏,黔娄之俦也,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而今安在哉?读《古趣图》,画中人庶几矣”,内中可见画者心胸,其所思在远道,乃通过笔墨发思古之幽情。

  

 

《葛洪炼丹图》圆光金版,是范曾所作的白描。尺幅之内,游刃有余,神情毕肖。白描之作,最见范曾的造型能力和用笔工夫,而葛洪氏是范曾先生喜好的人物创作题材之一。那种悠然忘我的神态和凭虚御风的线条,虽细如发丝,全身力到,但是这种对笔毫细微的感受力,最直接地表现出来,尤其在不着色的情况下,能做到气韵生动谈何容易?“形忘而后意在,简极而后神全”作品洗练、硬朗的减笔线条,生动飘逸的人物神态,简约明净的构图,冷静超然的笔墨达到了超凡脱俗的意境……

 

钟馗亦是范曾喜欢的题材之一,画中人物清新典雅,活泼飘逸,栩栩如生,风骨独具,画家范曾把身着重彩服装的钟馗与正在飞奔的白马放到一起,更增加了画面的灵动与生气。范曾的人物画作品在传统的氛围中不失观代感,在文人画的精神中不失通俗性。画中力求真与妙的统一,注意形象的写实性、准确性和情趣表现的高妙、超脱。其作品笔墨浑厚华滋,造型生动典雅,神态潇洒飘逸,意境深邃宏阔,格调高古超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范曾书画的线条富有弹性而具力度,曲折线转折处方挺有力,是典型铁线描法,但也自己的特色。

一是在画法上追求变幻飘逸、刚劲有力的线型之美,强调骨法用笔,放笔直取。以书法入画法,气蓄笔端,笔意纵横,气韵贯通,体现了几十年画线的深厚功力。范曾以笔为刀,入木三分,给人的感觉犹如在石板上刻出来的线条,自然有力,松灵凝练,既继承传统又有自己的独特用笔方式和表现形式,给人以洒脱高古之神韵。

二是重视绘画线条的变化节奏的韵律之美。范曾绘画的线条不单单是表现形体的手段,而且线条通过他的组织排列构成,使整幅作品的线条产生变幻无穷的节奏感和韵律感,以达到作品的高度精练、刚柔并济、涩辣痛快、飘逸流畅。

三是内在气质雅俗共赏的审美表现形式。范曾追求不单表现外在美的形象,更注重深层次地表现作品的内在气质和神韵。“形神兼备”,不仅能体现画家用线的功力,更能体现其综合的艺术修养。诗、书、画在中国画上高度统一所构成的气氛,正是范曾艺术最可自豪的特色。

总而言之,范曾线条表现的作品内在精神气质达到了一定境界,使他的的作品标新立异、独树一帜、与众不同,给人们带来一种神圣的东方神韵!

 

 

作者:陈乙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