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平凡的世界》孙少平生命里的五个女人

更新时间:2020/11/5 20:37:01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639次

有人说,喜欢《平凡的世界》这本书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来自农村,一类充满着向上攀登的欲望,深以为然。作为一本写给普罗大众的现实主义小说,《平凡的世界》出版至今三十余年,经久不衰,最大的魅力莫过于其中对劳动人民的切身关照。

书中所呈现的关于现实生活的真实奋斗与挫折,关于成长之路的得失与煎熬,普通人在爱情中的感动与遗憾,至今读来生动鲜活,让我们得以照见自己的影子,获得别样的感悟和思辨,而爱情无疑是贯穿这本巨著的一大核心。

特别是在主人公孙少安和孙少平的感情经历中,路遥寄托了许多个人对爱情的思考和叩问。当一个出身低微的优质青年,在风华正茂的年纪里遇见爱情,他该如何把握?当爱情与个人发展与责任发生冲撞,他又该何去何从?这一切,路遥其实已经把自己的思考写进了孙少平的五段个人情感经历中。


郝红梅:青涩带苦的果实——爱情的启蒙始于误会

郝红梅是小说中第一个与孙少平发生情感交集的女性。两人相识于学生时代,相似的出身和家庭背景,让他们在一种默契中惺惺相惜。然而,初恋的果实异常青涩,两人的感情始于天真浪漫,却止于物质现实。

郝红梅作为一个时代悲剧式的人物,身上具有双重悲剧,第一重悲剧是原生家庭的背景造就的。郝红梅生于一个成分不好的地主家庭。在时代的震荡中,一家被刨得一干二净,只能蜗居在一个原本喂牲口的草棚里,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校园里,她更是因为这样的出身,受到无尽的白眼和歧视。

物质和精神的压迫造成了郝红梅的第一层悲剧。这种政治上的负担使得她在考虑婚姻时,需要把对象的地位、家世等物质因素放在首位,孙少平显然不是合适的对象。 正如原著中所写:

“她很早认识到不幸的一生和对一家人负有的使命,严酷的生活使她过早地成熟起来,但很有心计。”

除此之外,郝红梅身上的第二重悲剧是暗藏在文本之中的文化悲剧。在两人交往的过程中,郝红梅明显感觉到孙少平的身上,似乎有一种不一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她也说不出来。”因为在现实中,郝红梅关注的是孙少平的长相、家世、命运,而唯独看不见少平复杂广阔的内心精神世界。

孙少平和郝红梅因为《红岩》一书而结缘,但是,郝红梅并没有看过这本书,她只会唱《歌剧》里的歌。孙少平开始借书给郝红梅,对她其实是一种精神“启蒙”,只不过郝红梅那种“重物质轻精神”的观点早已根深蒂固,她只能看到少平贫穷的家世,而看不到他有厚度的灵魂。

男女双方真正的爱情,其实应该是爱和共情的共同作用。郝红梅对孙少平的感情,一方面有少男少女的青涩好感,一方面也有彼此同病相怜的怜悯,但是显然后者更多。而可怜的孙少平,误以为红梅对自己产生的更多是爱情,才引发了一连串误会,以至于红梅和顾养民好的时候,才会意识模糊、情绪激动。

相对于注重精神生活的少平而言,太过物质功利的郝红梅显然和他在价值观上产生了分歧。三观不合的爱情,注定难以持久。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人必须有一段爱情启蒙,开端可以始于喜剧,也能启于悲剧,这便是人生百味之一。


侯玉英:救命之恩的回报——爱情萌芽发于感激

路遥笔下的侯玉英是个形象丰满生动的女孩,让人读来会心一笑,笑于她的单纯懵懂,她的率直大胆,以及一颗知恩图报的心。

比起背景复杂、生活窘迫的郝红梅,侯玉英是个自小衣食无忧的女孩。生理上的残疾造就了她性格之中的自卑,但是骨子里自带的骄纵小女子脾性又让她看上那么率直、肆无顾忌。有一次,她甚至当众说郝红梅是孙少平的“婆姨”,以这种令人不齿的“坦诚”刷存在感,获得大家的关注。

不过自从少平在大雨中不顾生命安危救了她的性命后,她便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因为她从孙少平身上感受到了不曾拥有的温暖。为了能够留住这样一份温暖,暗生情愫的侯玉英开始了拙劣又大胆的表白之路。

相对于内敛细腻的郝红梅,侯玉英对爱的表现更加果断坚决、大胆热烈。面对生命中第一次收到,甚至在此后接二连三收到的情书,少平虽然觉得讽刺,却也油然而生一种温暖和感动。

孙少平心里一直认为,玉英以身相许,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自己的感激。但是他始终只是将玉英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去尊重爱护,不管当初落水的是谁,他都会义无反顾地搭救。

动人的是,在玉英那头,她却因为当初的这份恩情和温暖,真心实意地爱上了少平,苦等了他很久。一直到毕业两年后,两人重逢,迫于现实压力的玉英已经成家,但是她却做出了最掷地有声的告白:“你看不上咱,咱没等头,就寻了男人”,“两年多没见你,还以为你死了……我么……一直忘不了你……”

从本质上说,侯玉英是个纯朴、善良的好姑娘,并且真心爱着少平。两人若是结合,她可以帮助少平过上更理想的生活。遗憾的是,现实中,这只是玉英一厢情愿的单恋。因为两人在家世背景、思想境界和知识文化上的差异,注定了他们会在精神交流、生活层次等方方面面产生障碍。


田晓霞:逝去的永恒白月光——爱情形态止于至美。

整部作品中,“完美女孩”田晓霞是少平心中唯一的白月光,他们之间的相爱,是跨越背景、世俗和物质的精神之爱。

在这段恋爱中,晓霞和少平是一种双向启蒙的关系,这种双向启蒙有先后顺序,先是晓霞对少平的启蒙,再是少平对晓霞的启蒙,最后达成两人心灵的共鸣。不同于郝红梅的彻底现实主义,田晓霞能感受到少平在贫穷表象下的内心力量及思想的可塑性,因此,她愿意与少平进行精神交流。

晓霞是一个善良坦诚、视野开阔的女孩。她看过很多书,为人落落大方,颇具冒险精神和批判性思维。当少平听到她高谈阔论,甚至敢于质疑报纸上的思想,都不免油然而生出一种敬佩之情。他这才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大,原来权威也可以质疑。

就这样,孙少平被田晓霞引到了另外一个天地。他贪婪地读她带来的一切读物。他的灵魂开始在一个大世界中游荡。这个女孩是少平的思想导师和生活引路人。“在一个人的思想还没有强大到自己能完全把握自己的时候,就需要在精神上依托另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这是晓霞给少平进行的思想启蒙。

直到后来,大学期间的晓霞发现周围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以天下为己任的雄辩家,古今中外,旁征博引时,她突然发现,有些气质,只有在一个真正经受了生活捶打的人身上才具备,那就是生命的力度和厚度。


雄辩家可以力压群雄,技惊四方,但未免浮在空中,缺少生命的质量。而实践者却锤炼精神,踏实沉稳,每一步都结结实实踏在黄土地里。孙少平对于田晓霞,就是这样一个实践者。

少平的存在,告诉她,这世界上的同龄人,还有另外一种存在方式,既不是他们这帮生活优渥的雄辩“思想家”,也不是世俗化、只记挂柴米油盐的农民,而是两者的结合体。他独立生活,独立思考,通过自己的双手和智慧,艰难行走在奋斗的路上。这是少平给予晓霞的启蒙。

诚然,从世俗背景来看,田晓霞和孙少平的爱情必然要经历重重考验,悬殊的家世有一千种方式挑战他们的结合。在“门当户对”的传统桎梏下,这样两人的执意结合,至少会让两个家庭两败俱伤。但是在路遥笔下,心灵的契合固然是爱情的至高境界,但是彻骨的浪漫却不能脱离实际。

路遥肯定两人的爱情,却也承认世俗现实的残酷性。于是,田晓霞在一场美丽的意外中死去,她和孙少平的爱也定格在了最美的热烈青春里。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路遥对美满爱情的理解不仅仅建立在两个个体的情感自由上,还上升到了家庭责任和社会认同层面。

也就是说,任何一段感情,倘若只有双方个体的爱情,而不考虑家庭责任,社会认可度,这样的爱情,并不坚牢,也缺乏现实合理性。正因如此,路遥最终还是在痛苦和不舍中给了这段爱情一个凄美的结局。

如果晓霞活着,与少平相爱,平凡的世界不再平凡,难以凸显生命的厚重感。而随着晓霞死去,爱情理想破灭,才构筑了“平凡的世界”,一个真实到窒息的现实世界。


惠英嫂:淳朴的母性——爱情伤痕终于治愈

晓霞死后,孙少平一度陷入痛苦和迷茫,直到惠英嫂的出现,才使得少平真正从黑暗中走出,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气。

惠英嫂是少平的煤矿师傅王世才的妻子。在一次矿难中,王世才不幸遇难,孙少平因为师傅生前对自己的关照,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嫂子的师傅女儿的责任。

孙少平痛失挚爱不久,而惠英嫂也没了男人,两人在情感上其实最能理解对方的痛苦和无助。因此,在生活中,孙少平勇敢承担起师傅生前的养家责任,惠英嫂也以一个女人的母性温情来安慰她。

这两个人之间的情谊,与其说是长期相处产生的男女之情,倒不如说是在经历了相似的命运过后,彼此抱团取暖产生的一种温情和慰藉。这样的感情可以抚慰各自的心灵伤痛,但是却难以升华为真正的激情之爱。

同时,少平在生活中永远有一种“贫贱不失其志”的昂扬精神,无论身处何处,始终向上生长,追求精神上的进步。但是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惠英嫂来说,她只能照料少平的生活,却难以理解他的思想。正如面对孙少平在王师傅死后送给她的花,惠英嫂几乎不会联想到“生命的意义”这样的价值内涵。


金秀:熟悉的亲情——爱情境界成于理智

在小说中,金秀也是大胆对少平示爱过的女孩之一,只不过她的爱情显然不如前几位女性来得厚重。

金秀出身农村,是少平妹妹兰香从小的朋友兼同学。少平一直视她为亲妹妹一般的存在。长大后的金秀和兰香一道考进了重点大学,学业优秀,容貌姣好,性格单纯,异性缘多,却单单被少平的气质和精神所打动,内心充满炙热的情感。

但是事实上,金秀对少平的感情,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对比过后形成的敬佩与崇拜。面对学识气息浓重的男友顾养民,金秀从少平身上感受到的是那种来自黄土地深处的浑厚男性魅力和安全感,而这显然是城市公子哥顾养民所不具备的。

在这份情愫的酝酿之下,金秀终于放下少女的矜持,鼓起勇气告白。可少平明白,金秀对他的感情只是少女情窦初开之际,所迸发的一种精神仰慕和浪漫崇拜,只是自己还不自知。少平真正的情感世界,还没彻底放下晓霞。况且,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目标,无力再去承受另一份沉甸甸的生命责任,将“傻气纯洁”金秀拖入沉重的世界里,打破她原有的轨迹。

对于已经经历过几段情感考验和人生磨砺的孙少平来说,他此时的感情已经更趋近稳重。这份止于理智的爱情思考,标志着少平感情的真正成熟。

少平生命不同时期出现的这几段感情,有刻骨铭心的两心相悦,也有单方面的无边苦恋,同时还夹杂着关于理智与情感的艰难抉择。几段感情虽然都不曾圆满,但是分别带给了他关于物质与精神、世俗与理想、个人与责任之间的思考,使他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个明辨爱与责任的男人。在这本《平凡的世界》中,当你读懂了孙少平的这五段感情,也就真正领悟了爱情。


 


作者:郭金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