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揭示的人生五大忌,一个也不要犯

更新时间:2020/6/19 14:22:52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520次

 

 

 

世味薄方好,人情淡最长。

诺奖得主赛珍珠曾说,《水浒传》是中国伟大的社会文献。

一部《水浒传》,包罗万象,其中不仅有“风风火火闯九州”的仗义与热血,还有人性的险恶与复杂。

梁山好汉的故事百般曲折、震撼人心,让人感受到豪情壮志的同时,又能体会百味人生。

其中蕴藏的5个人生大忌,更是发人深省。



01

  • 人生第一忌:怂

有道是:“马上林冲,马下武松。”

在《水浒传》中,林冲作为“梁山五虎将之一”,无论是名气还是武功,都名列前茅。

可林冲空有一身好武艺,却活得过于窝囊。

当得知妻子被人调戏时,林冲怒发冲冠,气势十足地赶到“案发现场”,将对方抓了个现行。

他本是来教训对方的,可一看对方是高衙内,便吓得拳头落在半空,连句狠话也说不出了,最后只能忍气吞声地领着自己娘子离开。

林冲固然胆小怕事,但他的好友鲁智深,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

听说了林冲的事情后,鲁智深第一个便要去教训高衙内。

此时反倒是林冲将鲁智深拦住,并心平气和地劝道:

“原来是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妻,我本待痛打那厮一顿,但太尉面上须不好看。”

被人家欺负侮辱到这步田地,林冲在意的竟然还是上级的面子,林冲算是怂到了家。

要知道,忍耐需要有底线,你若是一味退让,那只会给对方得寸进尺的机会。

退一步海阔天空,但退一万步,便可能是万劫不复。

林冲一忍再忍,退了一万步,结果落得个误入白虎堂、人去楼也空的下场。

林冲的委曲求全,让他身上少了些快意恩仇的英雄气,虽为“天雄星”,但终其一生,却被一个“怂”字牢牢束缚住。

正如金圣叹对他的评价:“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业来,然琢削元气也不少。”

狄更斯在《远大前程》中写道:

“纵观我们的一生,我们所有最糟糕的懦弱和卑鄙都是为那些最受我们鄙视的人犯下的。”

人人都想做武松,结果却成了林冲。

虽然身安一时,却也心乱一世。

有时候,就得该出手时就出手,与其接受灵魂的拷问,不如将鞭子握在自己手中。



02

  • 人生第二忌:躁

李逵,江湖绰号“黑旋风”。

旋风刮起来不分东南西北,像极了李逵急躁鲁莽的性格。

李逵初识宋江时,宋江想喝鱼汤,于是他便自告奋勇去江边买鱼。

到了江边,由于卖鱼的主人未到,所以这生意暂时做不了。

可李逵是个急性子,他哪里等得了这些,只见他走上前去,拿了鱼就走,因此引发了一系列冲突。

宋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而李逵作为宋大哥的头号迷弟,却未能学得丝毫耐心。

有一次,李逵奉命下山采购粮草。

忽听人说,宋江抢了人家的女儿满堂娇,李逵便上前询问那宋江长得什么模样。

那人说道:“这宋江四十上下,五短身材、面色紫黑......”

还没等对方说完,李逵早已拍案而起,怒吼道:“不必讲了,没错儿,就是他!”

于是,急冲冲回到梁山,不分青红皂白地痛骂了宋江一顿,还砍倒了梁山“替天行道”大旗。

后来,李逵才得知,那满堂娇是被曹庄恶霸冒宋江之名抢走的。

鲁迅曾说,自己最憎恶张飞、李逵这类人,他们凡事不问青红皂白,只是抡着板斧便“排头砍去”。

人生的智慧,藏在平和与冷静中,而人生的祸患,则藏在急躁与鲁莽中。

一个人只有在冷静时,才能看到真相,才能合理解决问题。

如果只是用自己急躁和混乱的思维去做事,那么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菜根谭》有言:“躁极则昏,静极则明。”

人生的修行,不过是:心情不浮躁,做事不急躁。



03

  • 人生第三忌:傲

卢俊义是《水浒》中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出场虽然不多,但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上梁山前,他富甲一方,号称河北三绝,枪棒无敌天下。

上了梁山后,他活捉史文恭,力压林冲等元老,一下子就坐在了第二把交椅上。

但如此传奇的卢俊义,在金圣叹眼中,不过是个“呆气十足”之人。

“虽是庞然大物,却到底看来觉得不俊。”

金圣叹之所以看卢俊义不爽,很大原因便是卢俊义这个人过于自傲。

他本是大名府第一等富豪,枪棒无双,生活滋润,却因遭到吴用的算计,最终家破人亡、落草为寇。

宋江为了骗卢俊义上梁山,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宋江让吴用扮作算命先生,来到卢俊义家中,说卢俊义有血光之灾,让他到山东泰安州避难。

卢俊义信以为真,便连夜收拾行李准备赶往泰安。

要想到达泰安,势必要路过梁山,家仆燕青觉得此事蹊跷,便劝卢俊义不要贸然前去,以防梁山好汉拦路打劫。

但卢俊义一向自视甚高,又岂会把别人放在眼里。

那名闻天下的梁山好汉,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群犹如草芥的“贼男女”罢了。

卢俊义就是带着这种观念出发的,结果在途中被设计捉上梁山,有家难回,最后只能含恨入伙。

《礼记》有言:“君子不自大其事,不自尚其功。”

再彪悍的人生,也会被自负所打败;再辉煌的功业,也会被骄傲所摧毁。

为人处世需保持一种空杯心态,理性面对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在困难和挫折面前,不丧失信心;在辉煌与成就之间,不忘记初心。

放荡功不遂,满盈身必灾,卢俊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04

  • 人生第四忌:伪

宋江是梁山的头把交椅,人人敬仰拥护的“及时雨”;而“鼓上蚤”时迁是鸡鸣狗盗之徒,名次排在倒数第二。

不过金圣叹却说:“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时迁、宋江是一流人,定考下下。”

被世人目为“豪杰”的宋江,为何会与小偷时迁成为一路人呢?

其中缘由,便在于虚伪二字。

食言而肥,是许多伪君子的共性,宋江当然也不例外。

上梁山之前,宋江混迹于黑白两道之间,成为“郓城闻人”,身后有不少“铁粉”。

在杀了阎婆惜、收买阎婆不成之后,宋江拍着胸脯保证:“我是烈汉!一世也不走,随你要怎地。”

但结果呢?宋江趁“铁粉”唐牛儿上来解围时,“往闹里一直走了”。

声称“一世也不走”的宋江不但走了,还把唐牛儿留下来顶缸,这就是“山东及时雨”的英雄气概。

后来,宋江被梁山好汉从江州法场救了下来。

上梁山后,晁盖曾主动要把梁山第一把交椅让给宋江。

让当然是假让,宋江辞当然也是假辞。

他虽然表面上不接受梁山之主的位置,实际上却广泛笼络梁山众人。

后来晁盖中箭身死,宋江也就在众人拥护下,顺理成章地成了梁山之主。

在众多梁山好汉当中,有些人是被现实逼上了梁山,可有些人却是被宋江逼上了梁山。

对于那些对自己有用的人,宋江会不择手段地将他们“赚上梁山”,而对于那些没用的人,宋江则一改往日礼贤下士的面孔,变得冷血而残忍。

平定方腊后,武松痛失一臂,成了废人。

他对宋江说:“小弟今已残疾,不愿赴京朝觐。已作清闲道人,十分好了。哥哥造册,休写小弟进京。”

面对武松的真情流露,宋江只冷冷地说了四个字:“任从你心!”

只要没有利用价值,任何兄弟情义都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宋江用“忠义”的口号,绑架了梁山好汉的人生,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招安梦。

培根曾说:“没有一种罪行比虚伪和背义更可耻了。”

虚伪是人生最拙劣的演技,虽瞒得过一时,却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而我们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摒弃虚伪。

须知,虚伪不过得意一时,真诚才能过好一世。



05

  • 人生第五忌:滑

有人说,吴用是智谋的化身,是梁山的“诸葛亮”。

其实并非如此,他的计谋多是损人利己的小把戏,远远当不起“智多星”的名号。

吴用之所以能坐在第三把交椅上,并不是因为他的智谋有多高,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圆滑的利己主义者。

宋江坐上梁山头把交椅前,晁盖是梁山老大,可宋江上了梁山不久,吴用就转投到了宋江的阵营。

在晁盖与宋江之间,吴用选择了宋江,因为他知道晁盖的目标就是经营好山寨,而宋江的目标则是招安。

自己开公司创业是挺好的,可是文人出身的吴用想要的是,更有保障、更有面子的“国企”。

相比之下,宋江无疑是比晁盖更好的选择。

征辽胜利后,梁山大军开到了东京城外,此时朝廷多有猜忌,不让众人进城。

众将得知,尽有反心,只是未得宋江允许,不敢贸然行动。

于是众人找来军师吴用,与他商议造反事宜。

这时吴用见群情激奋,于是便耍滑起来道:

“自古蛇无头不行,我如何敢做主张?这话须是哥哥肯时,方才行得。”

关键时刻吴用拿宋江做挡箭牌,既解决了问题,又不得罪人,不得不说他真是滑到了一定境界。

吴用的圆滑为他带来了地位与权力,但他本人也因此丧失了属于自己的人生。

正如金圣叹所说:“宋江只道自家笼罩吴用,吴用却又实实笼罩宋江。”

吴用一生都围着宋江转,当宋江中毒身亡后,他的生命也就没了中心。

也许,上吊自尽,便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一位英国作家曾说:“一个没有原则和没有意志的人,就像一艘没有舵和罗盘的船,他会随着风的变化而随时改变自己的方向。”

每个人的心中都应有一根“定海神针”,定住自己的原则,守住自己的底线。

无数前人的经验告诉我们:人生,赢在人品,输在算计。

做个好人,修颗诚心,比什么都强。

“心安茅屋稳,性定菜羹香。世味薄方好,人情淡最长。”

《水浒传》中的这首五言诗,向我们揭示了世间的人情冷暖。

无论是英雄好汉,还是市井众生,他们共同演绎了那个时代的恩怨情仇,也让我们对人性多了一份悲悯与敬畏。

小说写的是故事与人物,但揭示的却是人性善恶,人生得失。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