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改掌心路

更新时间:2015/1/19 10:21:09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1235次

砚台之内红尘煮,墨落肌肤,笺字为赋,瘦笔难改掌心路。

天地之间无归宿,一生清苦,长歌当哭,水袖云间芳华负。                                                                                           ——题记

时光,经不起蹉跎。我只能从回忆的废墟里,挖掘你当年的模样。
灵感,容不得拖延。再无法从那些残垣断壁的瞬间,拼凑圆满。
一些被丢弃的珍惜,在寂寞里抽泣。
我最大的误区,是受困于情锁,且永世不得超生。
我最深的忏悔,是明知艰险,还一往无前。
曾经的悲痛,固然撕心裂肺,却也难以化为力量。
此去,无回。前行的路上,依然辛酸。而我,只能奋斗。
-人生路该怎么走?未有明确的方向。

    我曾将“左手幸福,右手梦想”作为终极愿望。

    只是求全之毁,好事不成双。

    十字路口上,引导我的只有迷茫。

    听说抉择的区别是“鱼与熊掌”。

    看不清的远方,让我不安和动荡。

    眼中,空含清澈目光。

    我柔弱的内心,从此只能,在笑容里藏伤,一面崩溃,一面坚强。

    有些故事还没有讲完,那就算了吧!
    
人生的结局从来都不完美,你又何必为我编写童话?

    记忆在时光深处,无所适从。难改的世俗变迁了初衷。

    剧终。一曲落幕,我被动地退出。原来白色是道别的另一种诠释。

    既然盼不到天明,又何必夜夜期待?躲在暗处发呆,勇气被潮湿掩埋。当初衷变成伤害,属于我的阳光再无色彩。

    忧伤夜夜笙歌,歌不尽,无穷多。那年风华正好,谁将憧憬唱破?一曲花月成蹉跎。噩梦醒不来,心结打不开。我的阳关与花好月圆,唱成离愁万千。

    几度春秋开风月,一朝花谢落人间。

    做完这一场春梦,你再不会听见憧憬的声音。

    若是还有初衷,你会在离散之后读懂。

    我的幽怨之心,始终有一扇无法闭合的门。

    因为你建的城池,是我毕生无法逾越的监狱。

    孰执龙印,孰主城?我的执守,早已消耗殆尽。

    黄花开此时,一朵谁执?风雨飘摇半世痴,流光负尽姻缘誓。怎敢怨 ,君生迟?
    
心绞痛成丝,清泪落赤。年少不更事,终身误许。山河破碎丢城池,白马化作硃砂痣。恨未来,爱已失。江湖少王子,情薄似纸。

饮一盏相思酒,念君而醉。凭情衷千杯,都化作倾城之泪!
    
逐一汪红尘水,席地而睡。纵妆中画梅,又怎掩颜面成碎?

作者:陈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