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心向暖

更新时间:2015/1/19 9:17:39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1183次

作者简介】陈想菊,女,生于1986年11月,打工诗社全国总社秘书长,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中青文艺学会华南分会会员,广州市海珠区作协会员,散文在线签约作家,广东省青工作协会员,四川省青少年作协会员,有十八万字校园长篇小说《飞越围城》即将出版。曾发表散文、诗歌各百余篇,多次在征文比赛中获奖。作品散见于《南方工报》、《丹荔》、《青春男女生》、《新诗会》、《诗歌周刊》、《中国微博诗选刊》、《东方诗刊》、《左诗苑》、《当代文学作品选》等。

 

在东篱之外,把横笛吹彻,缱绻一曲情歌。你若感知,我定将泪浣此生不堪的往事,留一树秋心,细数相思。

                                       ——题记

呕心沥血的耕耘是否开花结果,并未可知;孤注一掷的爱情能否修成正果,并未可知;青春枯萎后,能否与子白首偕老,并未可知;人生的尽头,是否实现老有所依,并未可知。

 站在黄昏的背影里,追问风云变幻的意境:“前方,可以看见幸福吗?”

这条路走了很久,尽头遥遥无期。跨过世俗,越过坎坷,历遍千难万险,无果。假如你懂我,这生死之约,大概也算值得。

    这种病患了很久,医治无能为力。喝过苦药,吃过迷药,受尽百般折磨,没救。若是你慈悲,这千年伤口,或许还能愈合。 

那道红色你不需要看见,终有一天,它将开成合欢。

若是没有残缺,你怎会读出我眼中潮湿的内涵?

我又怎么懂得你巨大的、无声的呐喊?

那些年那些天,那些涅槃的瞬间,所有疼痛的过往,都是抵达你的必经之路。

能够遇上,再添一道口子又何妨?                            

不曾想,还会有心情用来看风景。人生早已走向死路,还能绝处逢生。我压抑的星星之火,等待燎燃。哪怕,这是一场飞蛾扑火的自焚,依然享受了,暖到五脏六腑的过程。

假设生活充满阳光,我把背景换成绿色。顽强的爬山虎,茂盛成一片风景。它把浮尘隐去,让现代复古。于是,我眼底寂静的春色,在喧闹的秋天里复活。

真爱不是“我需要你”,而是我放弃你,你还在等我;真情不是遇到困难一起沉默,而是我落难时,你不顾一切帮我;幸福不是瞬间的风花雪月,而是一辈子的披风挡雨。

你不懂我,没有关系。只要:我累了,能在你怀中休息;倦了,有你包容;沮丧了,有你当孩子安慰;绝望了,有你不离不弃。

当然,相爱是两个人的事,不能一个人去做。

从死去活来里活过来,从水深火热中涉过来,从醉生梦死里醒过来,从不能完美结局的童话里走出来。

人生这片绝望的海,还能激情澎湃。

过得好不好,原来取决于心态。

生活这趟浑水,能趟过便达彼岸;不能趟过则陷入苦海。

我会在跌落的前一天回头是岸,无论你是否还在等我归来。

拖着沉重的行李一次又一次搬家,这动荡的人间,不曾有固定的归宿。如果,你的心不变,我或许,还能有个家。你知不知道,我把未来寄托在,有你流动的天涯?

做怨妇还是做公主,做配角还是做主角,做“身边草”还是做“掌中宝”?仅在一念之间。

感谢上苍,赐予我可以醒悟的机会。从未想过还能面向阳光,从未发现自己还有优点。

 

作者:陈想菊